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今天是:2021年9月21日 星期二  
欢迎您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抚顺市委员会网站
全站搜索:
政协公告
政协机构
   
人员组成
机构设置
各省(市县区)政协新闻
边疆“大治理”——云南省政协系统推进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记事
来源:中国政协网浏览:1149次时间:2021年8月30日

8月的云岭大地,绿意盎然。地处云南省临沧市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勐勐镇“协商在基层”议事室内,不时传出谈笑声。

“在千蚌村实施创意农业太成功了,尤其是巨幅水稻彩画,已经成为‘网红打卡点’。”县政协委员董华兰说。“可不嘛,村民们现在可自觉了,房前院后收拾得整洁干净,发展乡村旅游大有前景……”姜建萍委员接着说道。

委员们的话题与一场协商议事会相关。不久前,以“发展创意农业,建设南勐河畔田园综合体”为主题的“协商在基层”协商议事会在千蚌村召开,30多名来自各界的参会代表齐聚一堂,共同为家乡的发展治理想办法、出主意,最终达成共识,千蚌村变化喜人。

这是云南省政协系统扎实开展“协商在基层”工作的一个缩影。2020年3月,云南省政协系统“协商在基层”工作启动以来,全省共建成协商议事场所近千个,开展协商活动千余次,在助推乡村振兴、化解矛盾纠纷、助力民族团结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一幅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服务边疆社会治理的画卷在云岭大地徐徐展开。

谱好“开场曲” 建章立制搭平台

民族众多、经济发展不平衡的云南面临着利益多元,诉求多样,思想多元的挑战,各族群众迫切需要有更多反映诉求的平台。政协组织如何发挥优势,服务边疆地区社会治理?

作为专门协商机构,答案呼之欲出——运用好协商的“看家本领”,履行“协商”的主责主业,聚焦“搭台”这一政协的主要工作方式,推动政协协商一步步向基层延伸,将人民政协的制度优势转化为参与基层治理的效能。

2019年,中共云南省委政协工作会议作出部署,2020年初,省政协成立“协商在基层”工作推进组,先后制定出台工作意见、工作规则,从协商的内容、形式、程序以及保障等方面,作出制度安排,并鼓励各地创新实践,积极开展相关工作。作为牵头领导,省政协常务副主席杨嘉武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具体推进工作。

全省各级政协组织迅速行动,打造群众欢迎、党政满意,富有时代特征、政协特色、云南特点的“履职品牌”。

曲靖市政协坚持“议题与谁有关就请谁来协商、哪里有利于问题解决就在哪里协商”,灵活高效开展田间协商、院坝协商、凉亭协商;楚雄彝族自治州政协建立“3+2+5+N”工作机制,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政协搭台、各方参与、服务群众、治理有效、推动发展的工作新格局;大理市政协制作协商活动流程图,对协商议题和成果张榜公示,并录入村(居)综合服务管理平台进行监管……至此,全省“协商在基层”工作朝着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目标迈进。

唱好“履职歌” 委员一线解民忧

“我们县级委员一推开门就是基层,一走出去就要面对群众,‘协商在基层’搭建了履职新平台,虽然更忙了,但越干越有意义,忙却快乐着。”楚雄州大姚县“协商在基层”驻村联络员、县政协委员方雪分享了自己的感受。

原来,波西村曾是典型的山区贫困村,近年来,在各方帮扶下成功实现脱贫摘帽。如何巩固脱贫成果,实现乡村振兴成为该村面临的新问题。

“刚好县里正在抓‘协商在基层’试点工作,村干部希望能通过这个平台,帮助波西村找到发展新路子。”方雪介绍,县政协联合村委会开展了调研、座谈等系列工作后,决定在村里引进藏香猪绿色生态养殖项目。“项目引进之初,有不少群众不理解、不支持,担心猪养了卖不出去。”随后,县政协又派出工作组,邀请相关专家到村里,组织开展了多场“协商在基层”协商议事活动,最终理顺了民意,达成了共识。

如今,藏香猪养殖项目已成为波西村的致富“新法宝”,“协商在基层”平台拓宽了群众的收入渠道,让老百姓的致富路越走越宽。

“我们深切感受到,政协协商在基层有用、好用、管用。”大姚县政协主席沈克敏由衷感叹,“协商在基层”让委员们从“庙堂之高”走进了寻常百姓中,服务群众,赢得了民心。

自“协商在基层”工作开展以来,针对政协组织在乡镇没有“脚”、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难以打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云南省政协以不建机构建机制为原则,依托各地“政协委员之家”“委员服务联络处”“委员工作室”等设置了“协商在基层”议事平台,推动委员履职下沉,拓宽各族群众参与协商议事渠道。

演好“助推戏” 共治共享一家亲

“解决的虽然是群众身边芝麻绿豆的小事,但对党委政府来说却是关乎社会和谐稳定的大事,‘协商在基层’真的帮了党委政府的大忙。”时任中共姚安县委书记冯毅表示。

冯毅的这一感触源于姚安县从信访大县向全国信访工作“三无”县的转变。姚安县以前是出了名的信访大县,通过一年多以来“协商在基层”的工作实践,社会各界各自利益诉求得到充分反映,求同存异,化异为同,理顺了情绪,化解了矛盾,为社会和谐注入了强大的动力。

事实上,经过一年多的实践,这样的变化每天都在各地上演。从城市到农村,从山区到田间,从试点到推广,“协商在基层”在助推乡村振兴、边疆社会治理、民族团结和谐等方面的作用正日益凸显。

“协商在基层”为何能如此快速取得效果?在省政协秘书长、省政协“协商在基层”工作推进组组长张荣明看来,“协商在基层”是政协为基层群众搭建的协商议事创新平台,群众等各方利益主体才是主角,大家参与协商的目的,就是冲着能够解决实际问题,因此会议成果的落实效率显得格外重要。

省政协主席李江表示,“协商在基层”是云南政协的创新工作,紧紧围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论述要求展开探索。通过实践,全省政协系统积极有效地推进政协协商和基层协商有效衔接,更好地发挥了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的作用,把人民政协的制度优势转化为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效能,通过协商化解矛盾、凝聚共识,更好地解决了人民群众的实际困难和问题,促进了社会的和谐稳定。

云南省政协系统“协商在基层”的“大舞台”生机勃勃,助推着云南边疆社会“大治理”的现代化工作不断迈上新台阶。

(记者 吕金平 通讯员 李茜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