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今天是: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欢迎您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抚顺市委员会网站
全站搜索:
政协公告
政协机构
   
人员组成
机构设置
纪实文学集选登
“煤都”硬汉张子富
作者:王旭来源:抚顺日报浏览:12017次时间:2019年11月14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煤都”抚顺有一位矿工成为远近闻名的全国劳动模范,他在矿山解放初期,率先扯起了“突击队”的大旗,为矿山恢复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光荣地走进北京,走进怀仁堂,走进新中国首届英模大会主席团的座席,与毛主席握手交谈……他的事迹被写进《中国工会大辞典》,著名作家萧军的代表作《五月的矿山》中主人公鲁东山正是以他为原型,他就是张子富。张子富是新中国第一代矿工英模的代表,是抚顺乃至全国煤矿工人的骄傲。他宛如一颗璀璨的星辰,镶嵌在三十里煤海之中。

“旋风”突击队长

1915年10月12日,张子富出生在山东莒县一个十分贫困的农村家庭,迫于生活,9岁时沿街乞讨,13岁就给地主当童工,放猪干杂活儿, 吃尽了苦头。抗日战争爆发后,苦大仇深的张子富毅然参加了当地的抗日游击队,作战勇敢,不久被提拔为班长。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被日军逮捕,在大连监狱越狱逃出后,改名换姓在码头打零工,由于他不屈服当地把头的欺压,被赶出码头。1945年,他来到抚顺露天煤矿当了矿工。

1948年10月,抚顺解放了,露天煤矿回到人民的怀抱,张子富心里乐开了花,干起活儿来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同时,张子富心里也在默默地思考一件事,他看到不少矿工下坑干活儿不出力,提前升坑往家跑……翻身当家做主的矿工假若都是这样,那加速恢复矿山、支持解放军推翻国民党统治岂不是一句空话?他有心计,于是串联10位工友,一马当先地在生产中抢重活儿,攻关键。挖煤装车流大汗,把贴身的粗布小衬褂湿得透透的,回到家里,爱人看到他那个样子,既埋怨,又心痛。后来,他索性光着膀子干,倒也轻快,再也不会受到爱人的埋怨了。他们10个工友一天由装一车半煤提高到5个车。可是谁肯落伍呢?那咱们就比吧!你张子富组一天装5个车,他们最低也要装4个车,你张子富装6个车,他们也不示弱,拼命装它5个车。以往二班工人不来,头班工人就升坑,如今,二班工人早早来,头班工人差一分钟也不交班,真是你追我赶,互不服输,装煤纪录屡屡被打破。矿长彭炳坤来到坑下,目睹这种喜人景象,拍着张子富的肩膀说:“你们这10个人真是好样的,起到了生产突击队的作用。”说罢,矿长想了想:“就叫突击队吧,这个名字你们看好不好?”在众工友一阵掌声中把张子富抬起来……而后,矿上召开了大会,命名张子富为第一支突击队队长,还对这10位工友给予了嘉奖。

张子富虽然受党的教育时间不长,觉悟也并不那么高,但他却有颗金子般的心,不愧为矿山的主人。

不久,西露天矿的生产突击队,风起云涌,几十面乃至数百面突击队大旗,飘扬在矿坑上下,好一派壮观景象。此刻,张子富已被提为队长,虽然他有猛张飞的性格,但也善于注意细微之处。他目睹采煤工友中午晚上吃不上可口的饭菜,心里犯了嘀咕,晚上回家里,便对爱人说,从明天起把煎饼鏊子抬到坑下,给伙计们摊煎饼吃。

不多久,矿领导看到这个“小食堂”受到很大的启发,于是坑下第一个职工福利食堂出现了。张子富高兴地提出:食堂就是不准卖酒……好一位大管家呀!

西露天开花香内外,矿里的突击队活动搞得热火朝天,三十里煤海的兄弟煤矿、工厂纷纷前来取经,真像赶庙会似的人如潮水,涌到张子富面前。随之,整个矿区十几万工友都卷入了突击运动中去,抚顺煤炭的产量因此提高了3倍多,为抚顺矿区恢复建设起到了很大的推动的作用。

有些嗅觉灵敏的记者也跑来凑趣,不断地同张子富见面,拍照。谁知道是哪天,工友们抢着一本画报,原来上边有一幅张子富光着膀子,肩上扛个镐头的大照片。张子富便成新闻人物了。

1949年3月,张子富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0年五一节,在抚顺矿务局劳模大会上,为矿山做出巨大贡献的他光荣地被选为“全面劳动英雄”,并被选为矿务局工会副主席。同年,他当选为全国劳动模范,并当选为抚顺市人民政府委员。1956年,闻名全国的张子富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并多次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去北京 见到了毛主席

1950年金秋时节,30岁刚刚出头的张子富,带着煤都抚顺几万矿工的重托,搭上专列飞速地来到北京,参加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会议。

当他刚刚踏上首都这块土地,便带着煤的芳香,只身一人兴冲冲地跑到天安门前,他站在金水桥上,仰望那高高的天安门城楼,犹如毛主席披着朝霞站立在那里向他招手。他望着、望着,耳边仿佛响起“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歌声,他是多么想亲眼见到毛主席呀!

1950年9月25日,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开会那天,张子富身着深色毛料中山装,头戴人民帽,步履匆匆地走进中南海怀仁堂,登上大会主席台,坐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身边,真的见到了毛主席!也怪,他坐在那里,心情十分激动,也很紧张。是啊!一个昔日的放牛娃,今日的挖煤汉,同国家领导人坐在一起,怎能不使他激动万分呢!大会主席团里还有沈阳的赵国友、鞍山的孟泰。煤矿的代表只有他一人。关内的马六孩、吉林的施玉海,都坐在大厅里。张子富啊!他何止是代表抚顺,更是全国煤矿工人的代表,光荣啊,无上光荣!

幸福的时刻终于到了。张子富代表矿工向毛主席献礼,他手捧一对抚顺特产煤精雕刻的花瓶同毛主席握手时,毛主席慈祥地说:“你就是抚顺的子富吗?”多么亲切的话语呀,顷刻间,他眼窝里闪动着幸福的泪花。接着毛主席又问:“矿工生活好吗?”当他同周总理握手时,周总理笑着说:“子富,我在画报上看过你,光着膀子、肩上扛个镐,对吧!”

晚上,月光如水,夜色如画,张子富望着中南海的灯光,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恨不得马上飞到亲人和矿工伙伴中间,有多少话语要向他们诉说……千言万语说不尽,让我们为社会主义建设多出力吧!

煤炭战线的一面旗帜

张子富当选为劳动模范以后,眼界更加宽阔了。他不仅在生产上开展丰富多彩的突击活动,而且还用工人阶级的先进思想教育后进工人。当时,有一个远近闻名的“调皮班”,班里有不少后进工人,为了改变这个班的落后面貌,张子富主动和他们交朋友。班里有个姓杨的工人,因打架斗殴被法院判劳教了一个多月,教养回来后,谁都不愿接收。张子富便把他带在身边言传身教,使他渐渐地成了生产积极分子。浪子回了头,全班面貌也焕然一新,“调皮班”变成了“模范班”。刘山洗煤工人纪宝全,伪满和国民党时期是洗煤班的小头头,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恶习。张子富主动接近他,热情帮助他,带动影响他,斗转星移,他成了张子富的得力助手,在生产建设上屡建功绩,被评为劳动模范。张子富忘我的劳动精神和主人翁精神感动了许多人。他也因此成为煤炭战线的一名代表,不仅在抚顺成为一面旗帜,在全国也是赫赫有名。1984年,他的事迹被《中国职工劳模列传》收入。1989年,我国工会第一部大型综合性专科辞典《工会大辞典》也收入了他的事迹。张子富成为以上两本典籍收入的唯一的抚顺人。

张子富还被著名作家萧军写进了小说里。1950年,作家萧军来到抚顺矿山体验生活。近半年的时间里,萧军与抚顺的工人们吃住在一起,与张子富成了朋友。萧军回到北京后创作出反映矿山建设的小说《五月的矿山》,小说的主人公鲁东山,就是以张子富为原型的。萧军在这部小说的后记中写道:“如果这小说出版后对人民能有些好处,对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能有些用处,这光荣,首先应属于书中所写的那些不懈劳动的'真正的人'。”

历任股长、科长、矿工会副主席、抚顺矿区工会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总工会候补执委的张子富,从来没想过利用职权谋私利。性格倔强的他严厉禁止儿女到矿上工作,7个儿女中,只有小女儿因为符合政策,从乡下回来顶他的“号头”成为矿上的全民职工。 张子富对家人要求极其严格。20世纪50年代时,他在自己家里成立起家庭党支部,他任支部书记,要求党员家庭成员按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并要求未入党的家庭成员积极入党。

1982年离休后,他还经常背上工具挎包,到矿上各处走走看看,看到不顺眼的事他还要说说,因为,矿山就是他的家啊!他无限眷恋倾注了一生心血,见证了他生命辉煌的抚顺煤矿。

生命的最后时光,躺在病床上的他,还常常念叨矿上的事,偶尔挣扎着起来,艰难地移动到窗前凝视着露天矿大坑,说着东大卷啊西大卷……1990年8月1日,76岁的张子富永远地离开了他热爱的煤矿。中共抚顺矿务局西露天矿委员会的讣闻中写到:张子富同志以主人翁的姿态、忘我的劳动精神,投入到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在矿山的恢复和建设时期,做出了突出贡献……他把毕生的精力全部贡献给了祖国的煤炭事业。

(稿件选自由抚顺市政协编辑、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奋斗成就梦想》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