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今天是: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欢迎您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抚顺市委员会网站
全站搜索:
政协公告
政协机构
   
人员组成
机构设置
纪实文学集选登
人生有志——石化专家王祖庚
作者:子鸥 费阳来源:抚顺日报浏览:12017次时间:2019年11月14日


   
   1978年的春天,被中国人称为“科学的春天”。阳春三月,春和景明。3月18日至31日,盛况空前的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汇聚首都的近6000名全国各类顶尖科技人才,尽情表达着对国家科技发展的畅想,中国的科技事业在万象更新中谱写着改革开放的“新春序曲”。 

激情洋溢的氛围中,一位挺拔儒雅的老者在聆听国家领导人的讲话中,在与科学巨子华罗庚、陈景润等科技同行切磋各项建议、畅想时,不时疑神思考,他在想着自己所在城市的未来发展。他就是辽宁省抚顺市参加这次历史性盛会的唯一代表,国家级“有特殊贡献科技工作者”,石化科技专家王祖庚。

“有生之年,一定要为抚顺人民办好这件事。”

1951年,生长在南方的王祖庚被分配到抚顺西制油厂(抚顺石油一厂前身)工作,在这座盛产煤炭的城市,开始了他充实有为的科技人生。

王祖庚,汉族,1916年2月3日生,安徽省怀宁县人。193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理工学院化学系。1938年起,在国民政府兵工署任工程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西南工业部技术室工作。1951年至1965年先后在抚顺石油一厂、吉林石油九厂担任技术科长、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20世纪60年代初他主持石油一厂热裂化和常减压蒸馏生产装置的技术改造,达到翻番设计目标和一次性投产成功,为全国炼油厂采用新技术提供了经验,受到石油部的表扬。1965年,抚顺筹建化纤厂,王祖庚被调到抚顺石化总公司任副总工程师。1978年至1993年,任市政协副主席、民盟主委,省政协第三至七届常委。参加革命47年,王祖庚曾荣获辽宁省劳动模范、国家级有特殊贡献科技工作者等称号。

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王祖庚已年近七旬,当他把自己对“城市产业转型”的想法与国内煤炭、石化系统的知名专家探讨时,不少老同事、老朋友都担心这么艰巨的担子会令他身体吃不消,劝他不要自我加压,可他却坚定地说:“有生之年,我一定要为抚顺人民办好这件事。”肺腑之言,铿锵有力,映衬出中国知识分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伟大情怀。

自此,怀揣对祖国的无限忠诚,王祖庚踏上了探寻建立城市新型工业体系的艰辛之路。

烈日酷署中,他深人企业矿山考察地下矿藏资源情况;夜深人静,他驱走困倦,查阅难以计数的科学资料。他依据抚顺的工业优势设计未来的城市工业定位,从市场需求规划转型方向,一支勤奋的笔严谨地绘制着抚顺工业转型发展的图画。

“不享清福,自找罪受”

根据抚顺地区煤炭资源萎缩、地方化工工业又凸显短腿的实际,经过统揽全局的调研,王祖庚认为,解决城市工业转型难题的最好办法,不是首先将矿区解体分化,而应当在充分利用矿区几十年积累的、雄厚的技术和物质力量基础上,实现转轨变型,开辟新的生产出路。

1984年春节,一年一度的全市民主党派和非党人士代表座谈会在抚顺友谊宾馆召开。就在这次会上,王祖庚给抚顺人带来一条将改变城市工业经济发展格局的重要新闻。

此后,凝结着丰富的想象力和艰辛劳动汗水的《抚顺地区石化工业发展及产品结构优化的研究报告》正式推出。

翻开3万余字的(抚顺地区石化工业发展及产品结构优化的研究报告》,它凝聚了王老700余个日夜的心血;厚厚一摞笔记的字里行间,亦可看到寒冬酷吾中一位老人在中外文书籍、资料中跋涉、伏案疾书的身影。这就是被老友们心疼地批评,他自己也自嘲“不享清福,自找罪受”的王祖庚,这是一位愿意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抚顺地区石化工业发展及产品结构优化的研究报告》《抚顺地方工业发展方向的汇总建议书》清晰地勾勒出建立抚顺石化工业体系的总体构想。

随之而来,市里相继组织了《抚顺地区石化工业发展及产品结构优化的研究报告》课题成果评议会等一系列研讨、评议,论证会议,由抚顺石油学院、石油研究院,化工研究院,石化公司和化工局的教授、总工程师等数十位抚顺石化工业有名望的专家,对《报告》进行了认真评估。阐述,质疑,论证;再阐述,再质疑,再论证。1989年8月4日,经过严格的科学论证,《<抚顺地区石化工业发展及产品结构优化的研究报告>评议意见》正式成文,“课题成果评议会”的专家们一致认为,课题组提出的抚顺地区石化工业发展方向、产品结构优化的实施建议,具体可行,对有关行业制定规划有指导意义。

“这件事情办不好,对不起子孙后代。”

目标确定,实施步骤快速跟进。

王祖庚一马当先,三顾茅庐,邀请石化名家出山共谋大业。他不顾年高体弱,20多天时间,跑了150公里路程,听了80多小时的汇报,记下厚厚两本调查资料。他调查认真,一丝不苟。当他徒步到轻工局、纺织局核对有关数据时,感动得两个局的“老总”一个劲儿地说:“您老打个电话就行了,可千万不要自己胞来了。”举止凝重、一派学者风度的王祖庚,搞调查时却是风风火火,因为他最清楚,7个石化重点工程晚一天投产,就等于把几百万人民币白白扔掉。他着急地把石油炼制专业毕业的儿媳粱永红、儿子王启东都拉上阵,让他们帮肋整理调查资料,绘制说明图表。一个多月的奔波,超负荷的工作,过度的思考,使老人的血压不断升高。大家苦苦劝他休息几天,他勉强同意少讲话,可一遇到具体问题,他就全忘了。他说:“这件事情办不好,对不起子孙后代。”望着他那由于紧张工作而明显疲倦的身影,人们的敬意油然而生。

《抚顺地区石化工业发展及产品结构优化的研究报告》浸润着老人的全部心血,是王祖庚智慧、理想和汗水的结晶。他倾尽平生之所学,奉献出金子般的智慧。对抚顺石化工业合理布局,优化组合,系列生产,高屋建瓴地提出一系列可行性建议,他综合各方面调查资料,绘制出各种统计图表。一张简单而又清楚的重点工程产品流程图,使文字和语言难以讲清的复杂问题变得一目了然。

在制定,审议,论证《研究报告》《汇总建议书》的同时,1987年9月,由王祖庚起草的《开发利用油页岩的调查报告》出台,《调查报告》论述了矿区建立和发展页岩油工业的重要性和可行性,提出加工页岩油、实现矿区战略转移的建议。抚顺市委、市政府、抚顺矿务局和抚顺石化公司对《调査报告》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一致同意紧密协作,开发页岩油。

一个利用石油一厂现有页岩油设备,由矿务局负责易地建厂的方案最终敲定下来。国家计委,国家煤炭部决定对页岩油工程投资,支持矿区实施战略性转移。1988年10月,抚顺页岩油厂正株式开工。

在《抚顺地区石化工业发展及产品结构优化的研究报告》和《抚顺地方工业发展方向的汇总建议书》引领下,20世纪八九十年代,抚顺在巩固与发展炼油基础地位的同时,相继建设了乙烯、腈纶等石油化工项目,兴建了洗化等地方化工项目,还建设了部分深加工项目等。一座又一座厂房在诞生,一个又一个大型设备在崛起。生产乙烯、脂肪醇等现代化工厂,宛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抚顺带状的城市中,熠熠生辉。王祖庚课题组的研究为抚顺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看到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厂房,威武的干馏炼塔,充满生命力的炼油厂,一种崇高的责任感、使命感在王祖庚心中升腾,他为自己的事业能与一个城市的工业发展紧密相连而自豪!

时光飞逝,今日抚顺,又迎来了新一轮发展机遇,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之路重任在肩。而30年前王祖庚亲手绘制的那幅生机勃勃的图画,也依然在抚顺人心中留存。这座城市的设计师已然走远,但煤城人会记住这位曾为这座城市的发展呕心沥血的老人,不会忘记这位“志在千里”的设计师,同时也坚信“王祖庚们”后继有人,煤城的未来充满光明!

(稿件选自由抚顺市政协编辑、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奋斗成就梦想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