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今天是: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欢迎您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抚顺市委员会网站
全站搜索:
政协公告
政协机构
   
人员组成
机构设置
领导讲话

您的位置:首页 >> 领导讲话

构建协商民主制度的三个维度
作者:抚顺政协浏览:1478次时间:2015年4月13日

构建协商民主制度的三个维度  

市政协主席  张 敏

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是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的一项重大政治制度安排。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对“协商民主”的基本理论进行了系统的阐述和新的概括。为了认真学习贯彻讲话精神,有必要对一些相关的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
构建协商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则
    党的领导原则。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党领导下的一种制度安排,是我国基本政治制度的集中体现。人民政协和政治协商的性质、定位,及其鲜明的政治化特征,决定了“人民政协事业要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就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构建协商民主制度的首要原则。
    人民利益至上原则。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是我们能够实行和发展协商民主的重要前提和基础。”无论协商各方的主体是谁,以人民利益至上为原则,才可能实现日益多元的政治诉求,才可能找到协商的平衡点和契合点,才可能广泛达成决策和工作的最大共识。人民利益至上原则是构建协商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则。
    决策之前原则。决策之前协商是真民主、真协商、真参与的本质要义,是避免“协商民主”成为只是口号、空话,使制度虚置的前提条件。周恩来说过:“新民主主义的议事精神不在于最后的表决,主要在于事前的协商和反复的讨论。”因此,决策之前协商是协商民主制度存在的前置要件,是构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根本原则。
    主体平等原则。平等是协商民主的生命。只有坚持在协商民主中主体平等的原则,协商民主才具有生命力、公信力和实际意义。协商主体之间的平等,是构成协商民主的重要前提。没有平等,就不会有充分的交流和兼收并蓄,求同存异。主体平等原则是构建协商民主制度的重要政治原则。
构建协商民主制度的保障机制
    程序机制。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一种顶层设计有序的民主制度。程序性和程序的科学公正是协商民主的必由路径。没有程序的科学公正,协商民主就不能实现自身的目标和作用。因此,建立科学公正的程序机制,是避免协商民主随意性的轨道约束。
互动机制。互动机制是主体平等原则的伴生物。真正的协商民主应该是协商主体间的相互、双向的协商。如果,协商民主只是单方、单向的协商,那么,协商民主就会失去动力和真谛。协商的互动机制应体现在“制定协商计划办法”和“协商计划”之中,这也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具体的、现实的体现。
制约机制。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应加强程序化、规范化、制度化建设。制定协商主体都应共同遵守的协商规则,建立相互制约、相互监督、相互促进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共同保障协商民主制度的正常运行和协商成果的实际运用。健全反馈、落实、协调、议事等机制,不断提高协商民主的科学性和实效性。
构建协商民主制度的社会基础
    文化基础。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不仅仅是社会制度层面的设计和安排,更为重要的是一种思维方式的更新和变革,是一种社会价值取向的建立。协商民主,“它源自中华民族长期形成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的政治文化。”在当今时代,弘扬这些文化传统并与时俱进,形成一种理性、包容、文明、和谐的公共文化,使其成为适应协商民主制度的文化生态。是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工作。
    理论基础。先进的制度需要理论创新作支撑。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对协商民主理论做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新一代党中央领导集体对协商民主理论进行了与时俱进的理论创新;党的十八大,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系统地阐述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基本理论框架,为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指明了方向。
实践基础。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我党和我们国家有着良好实践。新中国成立与协商民主密切相关,1949年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成功召开是协商的结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协商民主……源自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的长期实践;源自新中国成立后各党派、各团体、各民族、各阶级、各界人士在政治制度上共同实现的伟大创造。”因此,构建协商民主制度,在我国已经具备了长期的丰厚的实践基础。
    制度基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这一基本政治制度的确立和实行,为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提供了制度基础。协商民主制度应着重从公民有序参与、权利运行、民主决策三个方面去设计,其目的是最终实现人民有序参与国家治理。
(此文原载《人民政协报》2015年3月25日4版学习与探索栏目)